您所在的位置: 统战部 >> 党外知识分子 >> 正文

卢强:清华建筑学博士的传统再造

2016-12-27 19:38: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

  卢强,清华大学建筑学博士,师从中国民居研究泰斗单德启教授。12年来,他修复了6栋徽州老宅,先后打造了黄山德懋堂、武夷山德懋堂等建筑。

  在清华大学攻读建筑学博士期间,因为导师是安徽人,卢强在上学期间一直跟着导师做民居文化的研究,博士论文的课题也是研究黄山。卢强说,多年的理论研究给德懋堂这个项目打下了基础。1995年,卢强来到了丰乐湖。“我被那样的美景所震撼,一瞬间就拿定了主意,要把这里当做一个事业来运作,因为热爱,使得那种冲动很强烈。”

  与丰乐湖正式结缘,并确定了要改造民居,卢强随后开始寻找德懋堂。“我希望做一个民居的实验品,徽居再生是出发点。我挑选民居的方式,对于它本身的艺术价值,比如砖雕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作为一个建筑师,卢强更在意的是民居本身的形式及艺术感觉。德懋堂如今的三栋老宅,可以说是千挑万选。

  目前保护古民居的方法,卢强觉得主要可分成两类,一类是文物式的保护,只能够瞻仰遗容,不能继续使用的建筑;还有一类就是在原始村落里,一般是自生自灭。这两种方式卢强都不推崇,他一直建议保留古民居里极少量的元素,关键是好好地改造,大量的还是要更新。

  “尺度不一定要全部改成高楼大厦,这是一个出发点。我们在改造德懋堂时,在房间里加了空调,加了高级的按摩浴缸、卫生设施等,包括床的舒适度,卧室空间的大小都进行了改良。基本上是把老宅里两到三间房子并成一间,达到十平方米左右,能够满足人现在居住的空间来使用。”

  定位德懋堂 赋予其生命

  卢强在任德懋堂董事长之前是一名建筑师,对房子的定位多数听从别人的指挥,到了自己亲自运作项目,首先要做的是角色的转换。“我用了近一年时间来思考德懋堂的定位,最后确定做偏高端的,能够与这个环境和文化相融合。实际上老房子给了我很多灵感,德懋堂一期很多是根据老房子的思路来打造,因此传统印迹还比较多。”

  看着一个项目从无到有,作为给予了德懋堂生命的卢强,在房子竣工后,心里极为忐忑。“房子盖起来的时候,里面的空间觉得很奇怪,我们做出来第一批的精装修到了摆家具的时候,大家非常兴奋,参与项目的所有人都来帮着组装家具,连夜地赶工,终于看到了德懋堂的全样。原来是这么设计的,大家就理解了。”虽然已具雏形,但卢强当时的心情并不高涨,真正让他重拣信心的还是业主的肯定。“这种感谢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他让我找回了勇气和信心。”

  要的是走一步前进一步的感觉

  真的艺术家敢于放空自己,空杯心态才能沉淀下更多精华。一年以前德懋堂二期开建,卢强重新把精力回归到项目的推进上。重回理想主义的轨道,他开始苦思冥想,“我不停地在想,怎么能在以后给大家带来同样的惊喜。二期真的不愿意重复。不少一期的业主劝我:卢强,咱们二期不也就是七八十栋吗,都盖成一期的样子,在全国还找不到七八十个喜欢一期这样的房子的人吗?”

  重复一期的设计,风险小,销量确实问题不大。但这个提议,卢强摇头了。“我要的是走一步前进一步的感觉!”卢强坦言,在二期样板间出来之前,他的压力之大,一度怀疑自己的决策有可能给德懋堂带来很糟糕的影响。直到后来销售不错,他才放心,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和他产生了共鸣。对于三期,卢强希望重新来做一个书院的概念,做一个属于当代的书院,不需要太长时间,两年之内做完。

  德懋堂的三点内涵

  “我希望中国传统文化的生活方式能够带给现代人切实的感受,房子本身体现不了那么多的文化,但是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能够实现让大家对传统文化有直观的认识。”

  作为德懋堂的创立者,卢强在这个项目上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对德懋堂的评价如何?TED论坛上,卢强概括了德懋堂的三点内涵,属于中国的精神家园;对文化做了传承的同时,实现了对环境的尊重;意图创造出一种中国式的度假生活。

  每个见到德懋堂的人,都觉得它像是从泥土中重新生长出来的。与环境融合是卢强打造德懋堂的根本,还有就是与时俱进。“我是研究传统的东西,但我不是一个守旧的人。我希望德懋堂能体现出创新的元素,并能把一些现代的概念加进去。”

  卢强表示德懋堂这个项目本身,引发了传统民居保护方法的探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地域建筑文化发展的方向,徽派建筑一定要创新,从徽州民居的本质上去继承。至于它的形式是什么样子,完全不重要。而他更希望能够通过德懋堂,创造出一种中国式的度假生活。现在很多人喜欢到国外旅游、奢华游等等,卢强觉得这种度假完全跟国人的心灵不契合。“本身这种度假的概念完全是西方式的,它的文化基础完全不同,我觉得完全可以创造一个真正属于中国式的度假生活。海南岛是现在能够在中国作为度假目的地的地方,但海南岛的特色是大海、阳光、阳台,追求西方度假的定义,的差异就是没有体现中国文化,跟国外是差不多的。怎样才是真正的慢生活、真正的度假生活,我觉得我们完全有条件来慢慢创造,或者去引导中国式的度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