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统战部 >> 多党合作 >> 正文

特殊教育亟须“特殊”政策

2016-12-27 11:05:59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全国政协即将召开的双周座谈会将着重关注特殊教育。多年来,全国政协及各民主党派一直关注特殊教育的发展,在日前民进中央举行的特殊教育专题研讨会上,多位专家、一线工作者依据调研实践反映当前特殊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并建言献策。——编者

  我国特殊教育水平亟待提高

  “《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以下简称计划)实施以来,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提升了特殊教育的普及水平、保障能力和教育教学质量。”近日,在民进中央举行的特殊教育专题研讨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巡视员李天顺针对近两年特殊教育的发展趋势如是说道。

  会上,李天顺列举了一组数据:截至去年年底,全国特殊教育在校生有44万多人,比实施计划前增加了7万多人,增长了20%;特教专项补助费总量从计划前的5500万元提高到目前的4亿1千万元;特殊教育生均公用经费从此前的2000元左右提高到目前最低6000元;教研水平得到了实质性提高。

  但李天顺也表示,作为义务教育最需要攻坚的领域,由于发展起步晚、底子薄,特殊教育还面临诸多难题和困难。

  据李天顺介绍,截至目前,我国还有将近600个人口不足30万的县没有设置特教学校;特殊教育资源中心的建设相对比较滞后;随班就读专业教师的配备依然不足;特殊教育投入还需进一步提高;教师编制不能满足特教发展需要。

  “我国中西部地区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普及率偏低,没有入学的原因主要是特教资源缺乏,残疾程度较重,或者家庭经济困难。另外,家长观念比较落后,不愿意让孩子接受教育也是原因之一。因此,提高中西部地区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普及率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中国残联教育就业部副主任李东梅补充说。

  除此之外,李东梅认为,学前儿童的特殊教育由于刚刚起步,特殊幼儿的入园率还比较低,在贫困地区基本是空白。特殊教育普通高中也是问题重重,诸如统筹规划管理缺失,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现有资源不合理,办学条件差,质量有待提高,课程设置和教材建设缺乏标准,师资建设比较落后,学生毕业后接受高等教育的通道窄,发展路径少等。

  “我国特殊教育在普及水平、教育教学质量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尤其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很明显。”李天顺说。

  特教师资难题亟待破解

  “教师评职称的时候,要提供普通话等级证书,请问聋人教师怎么提供?”发言中,江苏省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教科研处主任张晓梅提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张晓梅表示,当前特教教师的职称评定依然参照普教教师标准,被完全纳入到普教的评价序列范围中,在课程标准、评价内容等方面,忽略特殊教育的教育特殊性,缺乏对特殊教育教师的教育尊重和专业尊重。张晓梅建议,要根据特教特征,制定职称评审细则,不再参照普教标准评审,职称评审的人数也要单独计列。

  “现在特殊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大多患有中度智力障碍、自闭症以及多重障碍,很多需要一对一个别化训练。辽宁省大连市要求在特殊教育学校设立特殊儿童教育指导中心,也就是说,老师们不仅要满足本校孩子的教育需求,还要为本区的特教儿童家长提供咨询、培训等服务,以及为开展随班就读和建有资源教室的学校提供教育训练指导服务;除此之外,他们还负担了送教上门工作,这些工作都需要配备足够的专业技术人员。”今年上半年,民进大连市中山区基层委员会副主委刘松参与了大连市基础教育发展现状与对策的课题调研发现,作为较为重视特殊教育发展的地区,大连依然面临着特教师资不足的困境。刘松认为,按照以上分析,特殊学校师生比至少要达到1∶2.5甚至1∶2,才有可能满足现在学校对特殊教育教师的需求。但根据2015年大连教育统计数据,大连市特殊教育师生比为1∶5,缺口极大。

  刘松调研中发现,由于没有编制,特殊学校只能招收极少的特教专业毕业生,有些学校很多年才招聘一次,一大批特教专业毕业生一毕业就流失。“特殊教育师资编制设置不合理,严重制约特殊教育的发展。”刘松说。

  此外,多位与会人员表示,特教教师薪酬偏低、职业倦怠、上升空间狭窄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要建立一支高素质的特教教师队伍,一定要有特殊政策支持。”与会人员呼吁。

  医教结合经验不足

  “到目前为止,医教结合在市县一级还没有有效实施,基本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如何结合缺乏经验。”河南省许昌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陈明超道出了基层医教结合的现状。

  2011年,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推进医教结合,提高特殊教育水平”在上海启动,其实早在2007年上海市已着手探索在特殊学校中开展“医教结合”。

  医教结合的本质是利用教育、医学等多学科合作的方式,根据残疾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实际需求,向其提供有针对性的全方位服务,让每一个残疾学生的身心得到全面发展。它体现了特殊教育的本质,也是特殊教育现代化发展的必由之路。

  “但对于基层特教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陈明超说,目前基层特殊学校医教结合存在着无教材、无培训、无设备、无组织的“四无”问题———没有现成的教材作为教学依据,没有成熟的经验借鉴,国家及省市教育部门没有组织针对性培训活动提升教师的专业能力,没有专业的康复训练设备供教学使用,更没有一个机构或者组织为特教学校和相关医疗卫生机构牵线搭桥,让二者有机结合开展工作。

  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第三中心小学高级教授赵凌凰在调研中也发现,医教结合不足的原因主要还是医和教的管理部门处于“两张皮”状态。“以自闭症学校为例,由于是由教育局承办,主要还是以教育手段的介入为主,缺少专业的医疗团队。如果有医疗团队介入,对自闭症的成因以及相关医疗手段进行评估指导,我相信一定能够让更多的患者走出自闭症的阴霾,更好地融入社会。”

  “当务之急就是加大医教结合的推进力度。首先要有医教结合的教材,让老师开展工作有章可循;其次,政府要牵头组织教育、卫生、民政、残联等相关部门参与,定期召开协调会,使医和教有机结合,建立学校与医疗机构的合作关系,根据不同类型,由相应专业医疗知识的人员定期到学校指导学生康复,或者学生定期到医疗机构进行康复训练,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陈明超说。